广州凉茶价格联盟

浅谈中药鲜药

药用植物图鉴2019-01-14 00:56:42

时珍采药图


鲜药是指新鲜的植物、动物入药的药物,鲜药功大力专,疗效卓著是传统中医用药的特色之一,现在听起来鲜药这个名字似乎多少有些陌生,因为现在我们医院药房、药店、药材市场上流通的多为干药材,所售鲜药者少见。教材也少有提其。医生临床使用的鲜药更是寥寥无几。且近几十年来,鲜药应用呈萎缩趋势,临床上医师与药师对鲜药了解有限。如此发展下去,中药鲜药历经几千年积累的宝贵用药经验将濒于失传。


鲜药现在使用虽为少见,但在古代却多为广泛使用,尤其在民间医生中颇受欢迎。山中、路边随手采集使用,便是救疾的良药。古代本草书籍和各代名医均有对鲜药的描述和推崇。在最早的本草书籍中《神农本草经》对鲜药就有“生者优良”的的说法。各本草书籍中频频提及,“干则易,鲜者佳”。“鲜者力胜”,“鲜者捣汁,入药尤良。干者亦可,但不及鲜者有力。“如无鲜者可用干者代之。”可见历代本草和方剂中均有对鲜药的记载和使用,其中《泉州本草》记载鲜药的最为较多。而现在反观我们的药典和教材,药材来源描述多为干燥根、干燥叶、干燥全草来入药,对鲜药的提及少之又少,且药典收录仅有几种鲜药,如生姜、鲜地黄、鲜石斛、鲜益母草、鲜芦根、鲜牡荆叶、鲜鱼腥草。


鲜品中药是原始人类与疾病斗争,最早先使用的武器。所以说鲜药是中药最早使用的方式,某些药物的发现和尝试,初次的功效多为鲜药的疗效验证,正如我们常说的“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所尝之药,鲜药无疑。而到后期多因时令、地域、交通、储藏的原因,不得不用干药所代替使用。正如《名医别录》所言:“观《本经》主治,皆指鲜者而言,祗缘诸家本草从未明言,且产处辽远,药肆仅有干者,鲜者绝不可得,是不能无混用之失。”  “若冬月草无鲜者,预采蓄下阴干为用。”(《疡医大全》)。倘无鲜者,干者亦可用乎?夫者难遽得,势必用干者矣。(《名医别录》)。


古代医药多来源于民间,民间中医药也正是现在中医药的源泉所在。“况古时之药,医者自备,俱用鲜者,分两以鲜者为准,干则折算"(《医学源流论》)。“又古之医者,皆自采鲜药,如生地之类,其重比干者数倍,故古方虽重,其实无过今之一两左右者”(《慎疾刍言》)。可见古代早期民间中医对于中药鲜药的使用是广泛提倡和喜好的。观古代本草所有鲜药品种,多为身边常见药用植物、如鲜鸭跖草、鲜青蒿、鲜马齿苋。鲜地锦、鲜小蓟、鲜蒲公英、鲜葛根、鲜凤尾草等等。可见古人只要有机会方便用鲜品,便也多有鲜者。而现在中医药的发展却以干药材沿用至今,似乎忘记了最早应用鲜药的药物。


但凡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鲜药亦是如此,鲜药有鲜药的优势,干药有干药的优势,更多是有些药物必须炮制后才可以入药,所以并不是说所有的药材都唯鲜药好。让各自的优势互补,为中医药服务,才是中医药发展最好的方法。这里先暂时抛开鲜药的不易保鲜保存、运输贮藏的缺点,对于鲜药同样也存在着寒凉性较大、毒性类药物毒性较大等这样的缺点。那鲜药的优势又有那些呢?


说鲜药的优势之前,先说一下鲜药的简单的特性,鲜药多为刚采集的新鲜植物体,内部水分充足,滋润性、寒凉性较强,鲜药且短期内尚未发生完全酶解,及植物自毁系统的未完全崩溃,药力较为充足。未晾晒,而挥发性的成分富含较多,如薄荷、藿香、鱼腥草等这类。(一部分药物也存在干燥后挥发油较为浓烈)。在按功效分布的章节中,有几类功效鲜药应用优势较为明显,如清热解毒类、凉血类、滋阴润肺类、利尿类,芳香化湿类等。


鲜品凉润多汁,生津止渴,清肺透热养阴,善于润肺滋阴,清泄肺热,生津润燥,用于肺热咳嗽、热病津伤口渴及消渴等症。比如常用的有鲜沙参、鲜地黄、鲜麦冬、鲜石斛、鲜百合、鲜葛根等。


鲜品清香升散;气味芬芳清冽多汁,性轻散,透内外,而兼补阴,具善有祛暑湿,清热退蒸的优势。比如常用的有鲜青蒿、鲜佩兰、鲜藿香、鲜荷叶、鲜扁豆花、鲜薄荷、鲜香薷等。正如名老中医汪逢春老师曾说到:“鲜品有干品不可比的优点,一些轻宣疏解药物,鲜品芳香之气较大,取其芳香化浊之力较强。鲜品其植物精汁尚较丰富,汪逢春先生认为暑温证及温病滋阴尤以鲜品效佳。”


鲜品性味较为寒凉,长于清热凉血,对于血热妄行造成的吐血、衄血、便血,崩漏下血,血热诸症有较好的优势。比如鲜芦茅根、鲜侧柏叶、鲜小蓟、鲜大青叶、鲜地锦等。例如在《本草备要》中说到:“生则寒,干则凉,热则温”。“《景岳全书》:鲜者更凉,干者微凉”。


鲜品自然汁丰富,以液补液,甘寒除热,利尿解毒,具有清热解毒,利尿导热而出功效。尤善于疮痈肿毒,水肿小便不利等症。比如鲜蒲公英、鲜紫花地丁、鲜车前草、鲜金钱草、鲜冬瓜皮等。


古代对于鲜药的临床应用方式多种多样,一般多捣自然汁绞汁服用或兑服、以及捣烂外敷、食用、煎汤洗浴等多种方式。


对于鲜药的应用方面,台湾的中医传统保存挺好,台中有一条青草街,专门卖鲜药。鲜药交易在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地区也仍有部分保留,每逢端午和集市,许多农民开集摆卖自己种植或从山上采摘的干、鲜中草药进行售卖。


台湾青草街


集市上售卖鲜药的摊位


现简单列举几味鲜药的干鲜对比应用:


鲜地黄


 鲜地黄为地黄之鲜品,性大寒,长于清热凉血,亦能生津润燥。生地黄与鲜地黄相比,干品清热凉血力弱,而滋阴补血功胜,所以古代医家治阴伤津亏证喜用,现代医家也常用之。鲜地黄在古代应用颇广,且多是取汁服,古文献中,用鲜地黄汁的记载,比比皆然。古人应用鲜地黄的纯熟经验,给今人的影响是:鲜地黄治血热证、津亏证等证,疗效确切。所以,鲜地黄长于清热凉血,兼可滋阴生津,是现今临床的常用鲜药。


鲜白茅根


鲜白茅根较干品性甘寒,且鲜者嚼之多液,故能入胃滋阴以生津止渴,生肺津以凉血并治肺胃有热、咳血、吐血、衄血、小便下血,虽降逆而异于苦燥,则又止渴生津,而清涤肺胃肠间之伏热,能疗消谷燥渴。为热血妄行上下诸失血之要药。


鲜品尚有明显利尿作用,大剂量可用于水肿、热淋、黄疸等症。鲜白茅根虽然有明显利尿作用,但对肝脏病及心力衰竭引起的水肿则无明显利尿作用,故不宜用,用之损伤阳气; 对脾气虚不能统血所致的失血症,亦不宜用,否则,影响脾胃的运化功能。“ 白茅根必用鲜者,其效方著。用之亦有效验,远胜干者”(《医学衷中参西录》)。


鲜芦根


鲜芦根甘寒质轻,清肺透热养阴,生津止渴之力均胜于干品。鲜品既能清透肺胃气分实热,又能生津止渴、除烦,故在用于治热病伤津、胃热呕哕,烦热口渴者,及肺痈咳吐腥臭脓痰或肺热咳嗽。鲜品药力更胜。鲜品汁液丰富大剂量鲜芦根不仅生津止渴,又兼清热利尿,用于治小便短赤、热淋涩痛及麻疹透发不畅。临床常用鲜芦根煎汤或捣汁及代茶频饮。鲜品榨汁内服尤佳。


鲜大青叶(根部为中药板蓝根)


鲜大青叶,味苦气寒,为清热解毒之上品,专主温邪热病,实热蕴结,及痈疡肿毒诸证,可以服食,可以外敷,其用甚广。鲜品善于清热且在杀虫,疗诸虫毒螫者,皆益于干品。又因湿热凝又凡苦寒之物,其性多燥,苟有热盛津枯之病,苦寒在所顾忌,而蓝之鲜者,大寒胜热而不燥,尤为清火队中驯良品也。摘自—《本草正义》


鲜铁皮石斛


鲜石斛味甘淡而寒。干石斛味甘而凉。两者虽均有生津益胃、滋阴清热功效。鲜者肥润多汁、黏液稠厚。清热滋阴生津力强,善于清实热。对温热有汗、风热化火、热病伤津宜之;干石斛以滋阴清补为长,适宜于肾气虚弱,阴津亏损导致的腰痛目暗者。干品清热主要用于清虚热,但鲜石斛还被医家用于清实热。虚证宜干,实证宜鲜。“石解养胃圣药,鲜者性更凉,润燥生津”。《本草害利》云:“川石解,少逊鲜石斛,性加鲜石解清热生津之功优于干石解,善治热病伤津、舌干口渴,中医有“非鲜石解不用”之说。

说现代临床常用于大叶性肺炎、上消化道出血、化脓性脑膜炎等高热急症的治乡乞研究表明,石解含大量的石解碱、多糖等石解碱有一定的止痛退热作用,煎剂能促进胃液分泌助消化,增强代谢抗衰老等鲜石解药效成分较干品含量高,因此鲜品疗效也优于干品。


鲜鱼腥草


鲜鱼腥草始载于《名医别录》,曰:“散热毒痈肿。”《本草经疏》云:“治痰热奎肺,发为肺痈吐脓血之要药”《本经逢原》言:“鱼腥草方药罕用,近世仅以煎汤熏涤痔疮,及敷恶疮白秃又治咽喉乳蛾,捣取白然汁,灌吐顽痰殊效”。


现代中医认为,鱼腥草味辛性微寒,专入肺经,具有清热解毒、消痈排脓、利尿通淋功效,主治肺痈吐脓肺热咳嗽热毒疮痈及湿热淋证,尤以清解肺热见长,故为治疗肺痈吐脓的要药鲜鱼腥草较干品更长于清热解毒、消痈排脓,对肺痈吐脓疗效更速现代临床常用于急性支气管炎、肺结核咯血、小儿肺部感染性疾病等的治乡乞研究表明,鱼腥草挥发油具有较明显的抗菌作用,而且鲜鱼腥草抗菌作用大于干鱼腥草,这与鲜鱼腥草挥发油含量高于干鱼腥草有关。鲜品又有利尿作用,故又可用于尿路感染、尿频涩痛。


鲜佩兰


佩兰鲜品性味辛,凉。较干品气味芳香清轻,清灵通窍,辛能发散,香能去秽,故善于善清夏季之暑邪,故更长于发散表邪,芳化湿浊,理气散郁,为夏季防暑消暑常用鲜品之一。适用于湿温初起或外感暑湿之恶寒、发热、头胀胸闷等症。常与鲜藿香、鲜荷叶、青蒿等配伍同用。


鲜紫苏


鲜紫气味浓郁,芳香易食。发散解表用于风寒感冒力胜干品。鲜品生食尤善解鱼蟹之毒。且鲜品未经曝干,挥发类成分减少丧失,功效完整。


鲜青蒿(黄花蒿)


鲜青蒿味辛,苦,性寒。气味芬芳清冽多汁,性轻散,透内外,而兼补阴,具善有祛暑湿,清热退蒸,的优势。常与鲜藿香、鲜佩兰、滑石等用于外感暑热。鲜品煎汤,榨汁外敷有主疥瘙痂痒,恶疮,杀虫,截虐的功效。而干品却不具备。

鲜者苦而不燥,辛而不火,寒润滋阴之性有加。故擅于凉血除蒸、退虚热,用于治疗阴虚发热,如虚痨病之午后潮热,或各种原因引起的低热久不退者。鲜青蒿还长于清热解暑。用于治疗伤暑外感所致之发热、头昏、无汗等症。实践已证明本品对人体疟原虫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故可用于治疗疟疾。现代研究证明,青蒿中所含的主要物质是具有清香味的挥发油,其新鲜植物比久藏植物的含油率为高。

鲜藿香(土藿香)

鲜藿香茎叶,香味浓郁,芳香生散性强,而善于发散和发汗用于暑热表证。鲜藿香梗具有化湿醒脾,理气和胃的功效。临床常与鲜佩兰配伍。用于湿浊中阻,脘痞呕吐。


鲜益母草


鲜品益母草性凉多汁,具有清热解毒,利尿通淋之效。尤善于疮痈肿毒,水肿小便不利。且鲜品味浓较辛烈具有行瘀血,生新血, 用于治疗妇女血脉阻滞而引起的多种妇科病以及跌打损伤,瘀血作痛等证。并且鲜益母草外敷或煎药外洗可以治疗皮肤瘙痒和疮疡肿毒收效显著。


鲜蒲公英


蒲公英,其性较之干品清凉,味苦,鲜品清热解毒、散结消痈之力较干蒲公英更强,治一切疗疮、痈疡、红肿热毒诸证,可服可敷,颇有应验,疗效更佳,尤其对妇人乳痈肿痛,无论捣汁内服或捣泥外敷,皆有良效。


鲜小蓟


鲜小蓟较干品性寒凉润,鲜品长于凉血利尿化瘀。用于血热所致的多种出血症。鲜品尤善用于治尿血。且单用鲜品捣敷或与其他清热解毒,活血破瘀药相配捣烂外敷或外洗可用于治热毒疮疡。鲜小蓟有降血压、利胆、利尿作用。可用于高血压、湿热发黄及尿路感染小便不利等诸症。

《衷中参西录》曰:鲜小蓟根,性凉濡润,善入血分,最宜血分之热,凡咳血、吐血、衄血、二便下血之因热者,服之,莫不立愈。……并治一切疮疡肿疼,花柳毒淋,下血涩疼。盖其性不但能凉血止血,兼能活血解毒,是以有以上诸效也。 

Copyright © 广州凉茶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