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凉茶价格联盟

凉茶

八公分的时光2019-08-12 09:20:40

眼前,我的桌上就有一包用红色食品薄膜袋的凉茶,那是前不久清明节回故乡时,从大堂兄家拿来的。其时,我们喝着这样的花草梗叶混杂在一起的土茶叶泡的热茶,一碗一碗,很是舒畅,我便向堂嫂索要一些。堂嫂很是开心,这是她亲手采制的凉茶,鼓鼓囊囊地给我装了一大包。

从小受我母亲的影响,我也一向喜爱喝茶。如今人到中年,就愈发像母亲了。大清早起来洗漱后,就是烧水泡茶。不同的是,母亲以前是灶窝烧水,铜壶泡茶,而我现在是用电热水壶烧,就往自己的有机玻璃茶缸冲泡一杯。自从母亲离世之后,我已有十几年没喝过母亲制作的凉茶了。如今堂嫂的这些凉茶,让我有了一种亲切之感。

堂嫂的凉茶,依然是故乡传统的那种制作方法,采了各样具有清热解毒功能的草叶藤花来,剁碎晒干,混合均匀即可。她给我的这包凉茶,我能一眼认出来的只有那金黄的野菊花,别的枯花、干梗、焦叶,我差不多都分辨不出谁是谁了。不过,这也无妨,每次抓一小撮泡来喝就是,凉凉香香的,是故乡的味道。

昔日里,故乡的主妇们采制凉茶,多在端午前后。此时,天气进入盛夏,各种草木藤叶也深了。凉茶的配制大体都差不多,无非是乡野常见之物,诸如金银花,麦冬,大青叶,夏枯草,地石榴,鱼腥草……都不需花钱购买。这些草叶藤花之中,我对夏枯草和地石榴情有独钟。夏枯草多长在山坡,连片生长,开花之时,寸许长的花穗很像无芒的麦穗,穗上长满蓝紫色的小花,十分漂亮。花期过后,夏枯草即干枯而死,这也正是它得名的由来。因此,在它开花之时,我的母亲常一篮篮扯来,剁去根部,将其晒干。地石榴则贴地匍匐生长在山林间的阴凉之处,枞树山里尤多,碎叶小花,结一粒粒的短茎圆果,像细小的眼球,由青而红而黑,很软很甜,我们常摘了吃。在炎热的夏秋,村人多喝凉茶,以此清热解毒,也常用来熬水,给孩子洗澡,能去痱止痒。

(图片来源网络)

故乡村前的两座大山之间,曾有一条石板古道,是通往十里外的圩场和京广公路京广铁路的必经之路。山半腰有一座旧凉亭,叫攀家坳凉亭,是往来之人歇息的地方。有好些年,每逢夏秋赶圩的日子,好几个村妇,一大早泡好了凉茶,用大木水桶挑了去,摆放在凉亭边卖茶,几分钱一碗。挑担之人,身背重负之人,走到此处,常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放下来,咕嘟咕嘟喝一通凉茶,歇一歇,再继续着行程。也有无钱之人,实在渴极了,讨一碗凉茶喝。村妇们的生意还不错,中途各家男子还会新泡了凉茶送去,要卖到太阳西斜,路上行人已然稀少,方才挑着一担空水桶和一篮大茶碗回家。

 

2018531日写于义乌

黄孝纪:出生于湖南永兴八公分村。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年致力于“八公分系列”散文的写作,单篇作品散见《福建文学》《湖南文学》《时代文学》《鹿鸣》《奔流》《小品文选刊》《佛山文艺》《阳光》《绿洲》《五台山》《牡丹》《雪莲》《少年文艺》《江河文学》《山东文学》等纯文学期刊及全国各级报纸副刊。著有“八公分系列”散文集多部,其中散文集《晴耕雨读  江南旧物》于2018年1月由天地出版社常规出版;散文集《时光的味道》入选2016年湖南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选题;散文集《八公分的植物》入选2018年度湖南省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并推荐参评中国作协2018年定点深入生活项目。《时光的味道》《八公分的植物》两书预计2018年9月前后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常规出版。



(本书各地新华书店及京东、当当、淘宝、亚马逊网店有售)


Copyright © 广州凉茶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