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凉茶价格联盟

男子为了钱竟然出卖自己16岁的亲生女儿...看完心痛!

分分搞笑2018-12-03 15:10:00

请点击上面 


山林深处有人叫

 初秋,天气已转凉。


  我背着简单的行李,翻越了几座大山,在蜿蜒盘旋的山路中爬行了四个多小时,终于隐约望见那高耸入云的星云山上的那些古老的木造吊脚楼。


  星云山海拔两千多米,云牵雾绕,似乎伸手就能摘到天上的星星,故名曰“星云山”。星云山虽高,却有一群少数民族——苗族人聚居在此山上。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写的就是样的境界吧。


  山上的姑娘又美丽又多情,这次上山一定要找一个山上的姑娘做老婆,就算做不成老婆,至少也要和山上的姑娘发生一段或几段风流韵事。


  临近梦想中的仙境之地,我兴奋地定下目标。


  此时,我正穿过一片茂密的山林。只要过了这片密林就到达星云山上的苗寨了。


  “呀!救命!”寂静的山林里突然传来一声女子惊恐的尖叫声。声音不大,却因为山林幽静而异常清晰。


  我一惊,心想,在这荒山野岭的,竟然会有女子呼救,究竟是遇上什么危险了?


  说来也奇怪,那女子只喊了一声救命,便销声匿迹了。这让我更加预感到危险的严重性。


  我不容多想,循声追寻而去。


  我在布满荆棘的山林中一路狂奔,终于,在一处杂草丛中,我看到了令我无比震惊的一幕:一条三四米长,手臂般大小的黝黑大蛇团团缠住一名年轻的女孩全身,包括她的脖子。女孩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一张俏脸憋得通红,连叫也无法叫出声。


  最触目惊心的是——蛇头竟含住女孩的手臂,而蛇尾正紧紧缠绕周身。


  天啊!难道是遇上了传说中的千年蛇?


  没有人知道此蛇的来历,更没有人知道此蛇的年龄,因此,山上的人称之为千年蛇。


  这个传说居然是真的!如非亲眼目睹,我是绝不会相信那种近乎天方夜谭的谎诞的传说的。


  五十年一遇的千年蛇竟然让我很不幸的遇到了!关于这条蛇的恐怖传说还有很多很多,此刻这条淫蛇正叼住着女孩的*头,眼露精光,yin邪可怖。


  从女孩的长相和服饰可以判断得出,她是星云山上的苗族姑娘。因为她很美,只有星云山上的姑娘才有的那种纯天然美。虽然她现在被蛇缠着,脸憋得通红,甚至有些扭曲,但仍掩盖不住她的美。


  星云山上的姑娘不知是因为山好水好且常年吃到各种山珍野味,还是因为山高接近天,受天上的灵气影响,几乎个个都美若天仙,那粉嫩嫩的脸蛋,水灵灵的眼睛,饱满多姿的身材,再配上她们苗族特有的服饰,美丽到了极致。


  星云山上的姑娘的美,我是亲眼见识过的,我的嫂子罗月韵就是星云山上的。我大哥楚文第一次带罗月韵回家,我初次见到这个未来嫂子时,就惊为天人,觉得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直到去年我大哥与罗月韵成亲,我随迎亲队伍上山迎接嫂子时,才发现山上的姑娘都很美,风情万种,我嫂子只是山上千娇百媚中的其中一种。


  那蛇见到有人来,眼露凶光地盯着我,但蛇身仍缠着女孩,似乎没空理会我。


  我被那蛇盯得头皮发麻,冷汗直冒。这种情况下,我完全可以独自跑开,全身而退。


  怎么办?是救她还是逃跑?救她的话说不定自己斗不过那蛇,甚至丢掉性命。妈呀,我还是个处男,连女人的滋味还没尝过,如果就这样死了太不值了。如果不救她,她就必死无疑了,见死不救,非男子汉所为啊。


  我陷入了无限矛盾中。看过太多英雄救美女小说的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英雄救美,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现在这种机会终于出现了,我却怯场了。


  女孩看到有人来了,惊恐绝望的眼神闪出了一丝惊喜,那饱含泪水的双眼似在哀求:“快救我!”


  只要救下她,按照英雄救美的常理推算,她必定会以身相许的。正在进退两难的关键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点。


  妈的,死就死吧,豁出去了!最终,美女对我的吸引力战胜了恶蛇对我的威胁力,我决定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英雄救美,赌上性命,博一把。


  对于美女我从来都是缺乏抵抗力,可惜美女对我从来都不感冒,以致于我目前还悲催地保留着处男之身。


  我一眼瞥见女孩身旁有一把砍柴刀,于是,我飞快地拾起那把砍柴刀,朝蛇身狠狠的砍下去。


  就是从这一刀开始,我的人生从此改变。

中了千年蛇之怪毒

 



而那千年蛇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危险,迅捷无比地松开女孩,快速闪到了一旁。


  我一惊,急忙收刀,再往下一点,就要砍到女孩的腹部了。


  刀下的女孩早已吓得花容失声。


  我不由得冷汗狂飙,蛇还在旁边,我没有时间多想,立即转身,双手握刀,与蛇对峙。


  那蛇双眼露出暴戾之光,张开狰狞的大口,似要一口将我吞噬掉。


  此刻,我面对的是一条已成精的千年妖蛇,那种紧张,那种惊惧,是无法形容的。不一会,我全身已被汗水湿透。


  而那女孩仍然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却爬不起来。


  终于,那蛇倏地飞噬而来……


  我大吼一声,一刀挥出,然后闭上眼,听天由命。


  躺在地上的女孩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她与眼前这个少年的生死全系这一刀。


  血光飞溅!


  女孩看到了那惊世骇俗的一刀,脸上写满了惊讶与痴迷。


  当我睁开眼时,那蛇已受伤而逃,了无踪影。


  我丢下手中的柴刀,跪在女孩身旁急问:“姑娘,你怎么了?没事吧?”


  女孩此刻仍惊魂未定,香汗淋漓,喘着气说:“我可能是中毒了,身体越来越麻木。”


  “那怎么办?”我问,我已看见了那女孩的右凶的衣服上有血渗出,很明显,是蛇咬的。


  那女孩顿时晕生双颊,咬了咬牙,幽幽地说:“除非有人帮我把毒吸出来,否则我可能就会中毒身亡。”


  我闻言,脸红耳赤,心砰砰直跳。不言而喻,要帮她吸毒,就是要从她那被蛇咬的右凶那儿吸。


  靠,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虽然我平时满脑子都在yy女人的身体,但到真正可以将yy变为现实时,我却紧张了。我望了一眼她那急剧起伏的诱人凶部,语无伦次地问:“那我……我可以帮你吸……吸吗?”


  女孩闻言,心中那个气啊。心想:“废话,这里除了你还有谁能帮我吸啊?”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又怎么好意思回答说,“可以,你帮我吸吧”


  叶梦瑶瞥了我一眼,见我那呆头呆脑的样子,故作道:“算了,你不敢帮我吸的话,让我死了算了。”


  “不……不!你不能死,我敢吸,我帮你吸,我吸。”我一边激动地说,一边急忙俯下身,然后颤抖着手,去解开女孩的衣裙。


  在此之前,我可是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如今却要我去解女孩的衣裙,并且要用嘴去吸她的凶部。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女孩又何尝不是第一次被男人解衣服,不由得羞耻难当,轻咬嘴唇,把眼睛闭上。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为了缓解紧张的心情,我问道。


  “叶梦瑶。”女孩答道。


  “哦,我叫楚武,楚留香的楚,武松的武。”我一本正经地介绍,然后解下自己的背包,准备吸毒。


  叶梦瑶心中扑噗一笑,调侃道:“你的名字可真有趣哦,难怪刚才一刀就能把那大条砍伤,人如其名啊!”


  我听到美女的赞扬,不禁得意忘形起来:一刀决胜负,想必是酷毙了。


  虽然我也清楚刚才那一刀是自己情急之下胡乱砍的。


  “你快帮我吸毒啊。”叶梦瑶担心毒血攻心,催促道。


  “哦!”我回过神来说,“那我开始解你的衣服了。”


  说完,我开始伸出颤抖的手去解叶梦瑶的衣扣。


  “你一个姑娘家,跑到这深山野岭干什么?”我废话滔滔不绝。


  “砍柴。”叶梦瑶没好气地回答。她已感觉我已经解开了凶前的钮扣,自己的身体将要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这么羞耻的时刻那有心情跟我废话。


  当我笨手笨脚的将挡在叶梦瑶右凶的一切障碍物解除,见到她那肤若凝脂的鼓涨蓓蕾呈现在我眼前时,我几乎要喷血毙命。


  那实在是太美了!脂肩虽然有血渗出,但是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美,反而平添了几分血色的妖娆。


  我盯着那迷人的地方,竟发起愣来,不知所以。


  期待着我帮吸毒的叶梦瑶,良久没发现我行动,陡然张开眼,看见我正出神的盯着自己的胸部发呆,当即更加羞愤难当,嗔怒道:“看什么看,叫你吸毒又没叫你看。”


  我顿时如梦初醒,窘迫不已,吞吞吐吐道:“哦,那……那我开始吸了。”


  “你到底吸不吸啊?”叶梦瑶嗔怒道,见我的废话仍有连绵不断之势,她几乎要崩溃了。


  什么态度嘛,求人吸毒还这么凶。我心中嘟囔。


  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埋头下去。我沉醉在那温香软玉中,奋力才吮吸,再也不愿把头抬起来。


  叶梦瑶的右凶被我的红嘴含住,如触电一般,身子一颤,忍不住轻吟一声,顿觉周身酥软无力,骨骼酸散。


  一缕缕少女特有的体香沁人心脾,令我渐渐意乱情迷,我竟忘了将那些毒血吐出,直接往自己肚子里吞了。


  正享受着被吮吸滋味的叶梦瑶竟也没发现我的这一超级的低级失误。


  一丝丝温热的毒血在我身体里流窜,我的身体越来越灼热,胯下某部位不断地膨胀,再膨胀。


  同样,叶梦瑶的身体里也早有一些来不及吸出来的毒液漫延开来,渐渐地情毒蔓延到全身,身体越来越难耐。


  此时我们都不知道,其实那条千年蛇根本就没有致人死命的剧毒,它有的只是淫毒,比黑市上那些所谓的春药剧烈百倍的淫毒。


  叶梦瑶全身麻木只是因为刚才她被蛇缠住,血液不能循环导致暂时性的麻木,出于正常人的心理作用,都会以为是中了蛇毒所致的。而且我们都不知道已经双双中了千年淫蛇之淫毒。


  不知不觉间,叶梦瑶的双手已搂住了我的脖子。


  而我的手也鬼使神差地伸进她的裙下,但又有几分犹豫。


  已经到了最后的防线了,叶梦瑶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开始害怕紧张。完了,怎么会这样?不要啊!呜呜呜……


  但是她已无法抗拒。她想,这个人今天奋不顾身地救了我,还帮我吸毒,看了我的身体,也摸了我的身体,我这辈子可能是跟定他的了,早晚都是他的人,不如现在就以身相许吧。


  而我则想:“这次英雄救美真太的值!”


  我迅速除掉了自己的裤,然后跨上了叶梦瑶的身体……

以身相许

   叶梦瑶咬紧嘴唇,等待那从女孩脱变成女人的历史性时刻。


  “坏蛋!快放开我姐!”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女孩的既愤怒又惊恐的娇喝,把正沉浸在欢悦中的我们吓了一大跳。


  一惊之下,我条件反射,急忙起身。


  谁啊?正是关键时候被人打断。


  我转过身往后看,然后看到了一张愤怒的小脸。


  又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虽然脸上尽是怒容和惊恐,但丝毫没有破坏她的美,看样子要比叶梦瑶小两岁左右。女孩子双手握着一截枯枝,警惕地盯着我。见我转身看着她,她吓得微微后退一步,握着树枝的小手不停地颤抖。


  我心中又气又笑,气的是她来破坏了我跟叶梦瑶的好事,笑的是手中拿着根不堪一击的小枯枝也能打坏蛋么。


  当女孩的余光发现我的下身,转而看到我身下那高昂挺起的巨物时,“呀!”的尖叫一声,吓得花容失声,扔掉枯枝,双手捂脸,哭道:“你别过来!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呜呜……”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情急之下没穿裤子,同时吃惊不已,怎么变得这么庞大了?大到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兄弟了。


  我不知道,那是毒惹的祸。


  我顿时面红耳赤,赶紧用手捂住那吓人的家伙,弯身拾起裤子穿上。


  这时,叶梦瑶已整理好自己的衣裙,急忙对那女孩说:“朵儿,别怕,他不是坏人。”


  原来那女孩是叶梦瑶的妹妹,叫叶朵儿。


  叶朵儿移开捂在脸上的双手,惊诧地看这个姐姐,仿佛认错人了似的:“什么?他刚才那样对你,你还说他不是坏人?”


  “这……我们……”叶梦瑶窘迫不已,不知说什么,脸红得像天边的晚霞。


  我急心忙帮解释:“你姐刚才被毒蛇咬了,我在帮她吸毒。”


  “对,刚才他是在帮姐吸毒。”叶梦瑶也急忙帮忙证实。


  “吸毒?”叶朵儿将信将疑,想起刚才我爬在她姐身上,而且不穿裤子,那裸的画面让她这个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女很不解,她红着脸问:“吸毒是这样吸的?”


  一句话,搞得三个人都尴尬不已。

姐,你出血了

 叶梦瑶为了证实她说的是真的,把她妹妹拉到一旁,躲开我的视线,然后解下衣扣,把她被蛇咬的右胸给她妹妹看。


  “朵儿,你看,姐真的是被蛇咬了,而且那蛇好像就是传说中的那条千年蛇,幸亏他来得及时,否则姐就不堪设想了。”


  叶朵儿一听到她姐说千蛇淫蛇,不禁吓得花容失色,再看看她姐的右胸上果然有几点殷红的蛇咬之印。


  “姐,真的有千年蛇啊?那你现在没事了吧?”叶朵儿关切问道。


  “嗯,是真的,不过姐没事,毒被他吸出来了。”叶梦瑶说。


  “哦,你没事就好,我们快回去吧,有人上门来向你提亲了。”


  ……


  我听不到她们说话,只盼望她们能尽快聊完。我还美美的期望着她们聊完之后,叶朵儿离开,让我跟叶梦瑶继续呢。虽然刚才受了惊吓,但胯下那物却丝毫没有要软下来的意思,依然热情高涨,把裤裆撑起一个大帐篷,


  终于,等到了姐妹俩转身向我走来,姐妹俩都不敢正眼看我,低着头看地下。


  叶梦瑶是因为刚刚意乱情迷莫明奇妙的跟我那个,而叶朵儿则是因为刚才看到了我那不雅的部位。


  而我则发现叶梦瑶的脸上有了忧郁之情。


  突然,叶朵儿盯着地上那点点血迹,惊讶不已道:“姐,你出血了?”


  做贼心虚的叶梦瑶一惊,这丫头到底又发现什么了?又胡言乱语了。


  随即她也发现了那夺目耀眼的血迹!


  啊,不会吧,刚刚明明还没有进去,这样就出血了?哦,不对,那是蛇血!


  想通了的叶梦瑶不得不又做出一番解释:“别瞎说,那是蛇血,那蛇被他用柴刀砍了一刀,逃跑了。你看,那把柴刀上还沾有蛇血。”


  而我也附和道:“对,那是蛇血,千万别误会啊。”心中却想,这丫头懂的知识不少啊,如果你再来迟一步,现在你看到的就是你姐的女血了。


  其实是我与叶梦瑶做贼心虚自己想多了,叶朵儿见到地上有血,是担心她姐的伤势,随口问问,而我们却做出那么大的反应。


  “我误会什么啊,是蛇血就是蛇血嘛,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莫明奇妙的。”叶朵儿嘟囔道。


  我与叶梦瑶汗颜不已。看来是我们自己想多了。


  接着,叶朵儿又漫不经心地嘟囔一句:“打蛇不死,必被蛇害。”


  此话一出,三个人顿时毛骨悚然。


  不错,这句古老话流传至今,已经过无数事实证明过的了,更何况,我砍的是那条已经称得上是蛇精的老蛇!现在想起那老蛇眼中所露出的暴戾凶残之光都觉得后怕。


  气氛骤然变得恐怖起来。


  我抹了一把冷汗,我滴乖乖,自从这小祖宗来了之后,嘴里从没吐出一句好听的话,搞得我跟叶梦瑶一惊一乍,现在倒好了,把气氛都搞得恐怖起来了。


  叶朵儿战战兢兢地说:“姐,我们快回家,别让人家久等了。”


  “嗯,好的。”叶梦瑶抬头又对我说,“你也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谢谢你救了我。”


  然后她拾起地上那把沾满蛇血的柴刀,跟她妹妹走了。


  现在更好了,这小祖宗不但把气氛搞得恐怖,还把她姐都带走了。


  我呆在原地,心中怏怏不乐:不会吧,就这样走了?我们的事情还没完成啊!


  但是我想起刚才叶梦瑶说的那句此地不宜久留,不禁也有些害怕起来,说不定那条蛇还在附近呢。于是,我赶紧拿起我的背包,远远跟在她们姐妹俩的屁股后面。


  而叶梦瑶时不时回头看我一眼,脉脉含情的眼神流露着一种依依不舍之情。


  我盯着前面叶梦瑶扭动的屁股,咬牙切齿,狠狠地地体会了一番什么叫“可望不可及”。


  唉!刚才我都已经进去一点点了,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过于巨大,又或是因为她的是处子关系,防御系统坚固,使我无法长驱直入。如果她妹妹再来迟一会儿,给我再多一点点时间,我或许就可以攻破关隘,直抵桃源深处了。都怪那小丫头,她迟不来,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来了还不算,还要把她姐带走,抛下我独自承受这煎人的折磨。


  想到破坏自己好事的罪魁祸首是她妹妹叶朵儿,我的目光马上转移定格在叶朵儿的屁股上。这时我才注意到,叶朵儿的屁股虽没有她姐的那么圆滑高翘,但也颇具规模了,一副叶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看着那撩人欲火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我恨不得扑上前把她强操了。


  正当我将矛头指向叶朵儿,盯着她的屁股yy得正兴起的时候,叶朵儿似乎心有灵犀似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后庭遭人侵犯,猛地一回头,发现我的一脸猥琐相,狠狠的瞅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将目光收回,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却想,哼,总有一天我要把你逮住,狠狠地折磨,让你来弥补我今天的损坏。


  念及至此,我身下又陡然膨胀,比之前涨得更厉害,把裤裆的大帐篷撑得更凸,以致于影响到我走路正常姿势,有点张牙舞爪的味道,俨然一头狼。


  一头不知道自己中了千年yin蛇之毒的色狼!

佳人不可唐突

 如果不是路途遥远,又有任务在身的话,此刻欲火焚身的我必定会打道回府,在城里花几百元钱找一位小姐解决当前之急。将自己保守了二十年的处男之身赠给风尘女,也在所不惜了。因为我现在实在是憋的难受。


  我此次前往星云山,是奉哥嫂之命,来收购一种叫天星草的药草的。这种草很稀少,生长于高山之上,味道甘甜,是制作凉茶的绝佳原料。我哥嫂在城里开了一间凉茶铺,专营的就是这个天星草凉茶。


  由于我嫂子精谙天星草凉茶的制作之道,加上他夫妇俩经营有道,凉茶铺的生意异常火爆,导致常常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现在人手紧缺,恰巧我又刚刚读完技校毕业,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因此,我顺理成章成了前往星云山上收购天星草的最佳人选。


  临行前,我大嫂罗月韵狡黠地调侃我说:“到了星云山顺便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娶一个回来给嫂子作伴,嘻嘻。”


  “好啊,我把你妹妹娶过来,让你们姐妹有伴,服侍我们哥俩。”我当时在心里说。自从去年见过罗依婉一次后,她常常缠绕在我的梦中。


  一想到罗依婉,我就兴奋不已,这丫头去年间与我暗送秋波,眉目传情的,不知今晚她能不能帮我解决当前之急?


  这次前往星云山采购天星草,栖身之所是我嫂子罗月韵的娘家的,亦即是罗依婉的家,我嫂子已提前跟家里打好招呼的。正如谓近月楼台先得月,能跟罗依婉同住一楼,机会还是大大的有。


  想到这些,我心中又是一阵兴奋。


  我尾随叶梦瑶姐妹来到苗寨时,已是夕阳西下的黄昏。


  那些苗族特色的吊脚楼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古老与苍凉。


  黄昏,百鸟归巢,炊烟四起,在山地梯田间劳作的人们三三两两陆陆续续回家,构成一幅美丽的苗寨黄昏图。


  我看到的,几乎都是妇女儿童和老人,不见青壮年。星云山上的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高山之上,过着清贫的生活,但是现在随着社会上出现的打工热潮,这里也不例外,青壮年大都顺应潮流下山进城务工了。


  而那些妇女,因为要在家照顾老人,大多数都留在了山上。


  看着那些从各处回归的美丽的姑娘,我不禁感叹,星云山上的姑娘美如仙呀!


  在一处三叉路口,我与叶梦瑶姐妹分道扬镳了。因为她们家与罗依婉家不在同一个方向。


远远地,我就看到站在楼台上的眺望的罗依婉。


当我见到罗依婉这个让我魂牵梦萦了一年的女孩时,我的心陡然被哽住。


  她是那样美!


  她站在楼台上,风吹裙裾,飘然若仙,缥缈如梦。


  都说女大十八变,想不到短短一年不见,她就变得如此美!比我想像中要美上百倍。


  特别是凶部已发肓得相当可观了。去年还是含苞待放的样子,现在已经鲜花怒放了。


  当罗依婉发现我正在看她时,害羞地一低头,转身入楼。


  出门迎接我的是罗依婉的母亲——柳惠。


  “伯母好!”我首先打招呼。


  “哟,小武,你终于来了,快上楼坐。”柳惠见到我,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我突然发觉柳惠也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女人。能生出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的母亲的姿色当然不会差了,虽然她已不再年轻,但风韵犹存,特别是胸前那两座傲人的玉峰,饱含风情。


  我狂咽一下口水,心想,那么大,如果揉一下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靠,我到底怎么了,竟然会有这种无耻的念头呢?


  我现在中了yin蛇之毒,攻心,满脑子都是一些龌龊的念头。


  罗依婉的父亲罗宝山在十年前跌落山崖,离她们而去了。而她姐罗月韵又出嫁了,所以,这个家就剩她们母女俩。


  柳惠把我引到了二楼,坐下。


  “婉儿,快出来,看看谁来了。”柳惠朝罗依婉的闺房里喊。


  良久,罗依婉才从房间里羞答答的出来,给人一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婉儿,你看,小武哥来了,快上茶。”柳惠笑吟吟道。


  “是。”罗依婉应道。然后倒了一杯茶,来到我面前。


  “小武哥,请喝茶。”罗依婉把茶递给我说,声音如黄莺出谷,异常动听。


  香气袭人。不是茶香,而是罗依婉身上带来的少女幽香。


  我偷偷地深吸一口香气,看着她那纤纤玉手递过来的茶杯,极想借机摸一下,但我也算是有点文化的人,明白佳人不可唐突这个道理,于是,我小心地接过茶杯,说:“谢谢!”


  我喝了一口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哦,对了,我嫂子让我带了一些东西给你们。”我拉开背包,从里面拿出几套罗月韵给她妈妈和妹妹买的衣服。


  “这孩子,买那么多衣服干嘛。”柳惠有点心痛地说。


  “这衣服好漂亮啊!”罗依婉看着那些的休闲裤,恤衫,禁不住赞叹起来。


  女孩子就是爱美,在山寨穿惯了那些她们民族特色的衣服,早就厌了,对城里的服饰很向往。山里人对城里的生活的向往,就像城里人对山里人的好奇一样。


  看到罗依婉开心的样子,我心中一乐,拿来出一个纯银手镯,说:“这个也是你姐送给你的,请你收下。”


  其实那手镯是我自己掏钱偷偷买给罗依婉的。


  “噢,好漂亮的手镯,我姐真好,嘻嘻。”她拿过来,戴在了右手手腕上。


  “好好看啊!”我不忘赞美一句,那真心是好看,那柔夷般的手腕,套上这个纯银手镯,实在是太美了。


  “是吗?”罗依婉晃了晃手腕,嘿嘿一笑。之前的矜持荡然无存。


  “是啊,好看极了,简直就像是为你量手定做的。”我说。


  “下次我跟你下山,进城去看看我姐。”罗依婉活泼了起来,之前的矜持荡然无存。


  “好啊,你姐也很想见你。”我见这么快就与罗仍婉打成一片,不禁两眼放光,心花怒放:有戏了!


  晚饭时,柳惠张罗了一桌好菜招待我,都是一些山珍野味,在城里很难吃得到的。


  吃完饭,洗完澡后,夜幕已降临。


  柳惠今晚有事出去邻居家了,要晚点才回来。如此一来,家里就剩下罗依婉和我这对孤男寡女。


Copyright © 广州凉茶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