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凉茶价格联盟

春夏秋冬

一兮帕特2018-07-17 14:04:35


建议配合该曲食用

依然赖得换名字 前篇 夜会  中篇 宏愿 

柳絮一飞,阿生忍不住挥了挥手。

 

她看眼前白茫茫的轻团,伸手一抓,那白絮长了腿似的,拐了个弯,堪堪从指缝溜走。

 

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抓到手。背影有些懊丧。

 

同猫好奇,比猫有趣。

 

 

 

 

宁然半躺在折叠椅上,十指交错放在肚子上,穿着松散又休闲的衣服,风一吹,布料轻轻扬起,摩挲他的皮肤。

 

他望着活泼的阿生,影影绰绰,犯了春困,意识快要不保,最后瞥了一眼钓竿。

 

似乎有鱼上钩。

 

 

 

 

鱼来不来,无有所谓,他拧过身体侧躺着,闭上眼,要一场酣梦,想大醉不起。

 

日头明媚,天空如洗。宁然枕着臂睡着了。

 

阿生回头一看,哑然失笑。

 

不是你喊我来钓鱼的吗。

 

 

 

 

柳絮悄悄擦过他的脸颊,宁然皱了皱鼻子,睡得宛若天成。

 

阿生盘坐在宁然身边的地上,拾起了他的钓竿。

 

仲春时节,大鱼不少,鱼儿咬了钩,你倒浑然不觉。

 

贪睡。

 

 

 

 

阿生将遮阳伞撑起来,将两个人笼在阴影里。看着宁然皱紧的眉头,舒缓开来,平静如微风不来的湖泊。

 

宁然的一双白鞋,漏在阴影外,被阳光照得刺目。

 

阿生玩心大起,见他睡熟,轻手轻脚,将那人的鞋带慢慢解开。

 

又统统绑在一起。

 

 

 

 

宁然浑然不觉地翻了个身,他睡相乖,犹如镜像,居然没醒。

 

阿生不能专心钓鱼,时不时瞥瞥他。

 

怎么还不醒啊,怎么还没发现呀。

 

急得我哟。

 

 

 

 

又过了十来分钟,宁然伸了伸腿要翻个身,哎呀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阿生从他蹬腿就开始忍笑,憋了很久,终于爆发。

 

宁然发着懵,解了半天鞋带,反而越扯越乱。

 

阿生边笑边说,我来,我来。

 

她低头慢慢地拆着鞋带,宁然揉揉惺忪的眼,看着她头顶束发的皮筋儿。

 

一晃,一晃。

 

 

 

 

浮标又动了,谁也没去管。

 

 

 

 

 

夏天,蝉鸣燥热,暑气腾腾。

 

阿生第一次来宁然家,还有些拘谨。

 

宁然说,我的地盘我做主,你就客随主便吧。

 

所以呢?

 

所以你随便吃,随便喝,随便睡。

 

 

 

 

阿生就看宁然从卧室里抱出了两卷凉席,不是麻将块的,而是传统的竹席,咕噜噜铺到地上。

 

旁边一一摆起西瓜,零食,凉茶,手机,插座充电器,电脑,纸巾等等一串儿物品。

 

万事俱备。

 

然后揪起沙发上一个抱枕垫在头下,呈伟人状躺平。

 

他眯起眼睛发表感想:爽啊。

 

阿生看着他,感觉自己被彻底放置了。

 

宁然抓起几个妙脆角咔哧咔哧嚼了起来。

 

 

 

 

阿生绕到侧面看着他,躺得直直的,挺尸一般,席前供了一串瓜果吃食。

 

“你还差个香炉就能升天了。”阿生笑得眉眼弯弯,还朝他拜了一拜。

 

宁然向她投去惬意的一瞥。翘着二郎腿往自己的嘴里扔小番茄。

 

 

 

 

她随意地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好在播甄嬛传。

 

娘娘的额头好宽,据说这样的人聪明。

 

宁然撩着自己的头发,拿手指比较,诶,我的额头可有四指宽?

 

阿生凑过去,拿自己的手比了比,差了点,你看我的有吗。

 

阿生低下头,宁然扬起手,四指放在阿生额头上比了那么一比,哪有啊,你笨。

 

你才笨呢!你全家都笨!

 

宁然伸手给阿生嘴里塞了个番茄,闭嘴吃茄!

 

“诶呀!”

 

 

 

 

番茄没含住,砸在宁然脸上,阿生很快捡起来塞进嘴里。

 

自我狡辩,据说三秒之内捡起来就不算掉。

 

宁然笑成了一条狗,在凉席上滚来滚去,手脚拍着地啪嗒啪嗒,他觉得阿生手忙脚乱的样子最多只有三岁......

 

 

 

华妃娘娘翻了个白眼。

 

 

 

秋风一起,阿生有点瑟缩。

 

她躲在房间里,裹着毯子,吸着鼻子给宁然发微信,我感冒了。

 

宁然关切地发来一个。

 

多,喝,热,水。【比心

 

你还不如不发,宝宝心里苦。阿生郁闷地打字。

 

结果宁然回复:那冲杯板蓝根?

 

阿生捧着脸,发了条语音,家里没有板蓝根啊~~~

 

[我上次在你冰箱里放了几包。]

 

[……]

 

 

 

 

阿生问,帅哥,板蓝根是你家土特产吗?

 

“我上次感冒,背了一盒,回去的时候,感冒好了,还剩了不少,就塞在你冰箱里了。”

 

阿生无言以对。

 

她在冰箱里找了找,居然还真看到了几包板蓝根,整整齐齐码成一排挤在鸡蛋后面。

 

 

 

 

为什么要放在冰箱呢,你怎么想的。阿生不明所以。

 

她撕开一包,倒进嘴里尝了尝。喔,还不错!

 

她说,宁然,冰镇板蓝根,蛮好吃的耶。

 

宁然说:是吧!是吧!

 

 

 

 

哦,所以你放在冰箱里。

 

阿生蹲在冰箱前,笑成了傻逼。

 

哎呦喂宁然,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

 

 

 

 

你这一个伏笔埋了好久,久到自己都忘记了。

 

而有一天我突然翻出来,发现它已经春华秋实,硕果累累。

 

阿生吃完那几包板蓝根,病居然就全好了。

 

 

 

元旦一过,好几年不下雪的城市下了第一场雪。

 

阿生深夜走出机场,伸手去接。思绪万千。

 

春天的柳絮蹭过你的脸,冬天的飞雪掠过我指尖。

 

她哈出的白汽里,隐约映出那人的脸。

 

 

 

 

航站楼如巨大的灯塔,夜色里那人穿着毛呢的大衣,泛出柔和的金边。

 

阿生把行李箱轻轻踢了过去,宁然双手扶住拉杆,刚一抬头,就被扑了个满怀。

 

 

 

 

好久不见,宁然,好久不见。

 

宁然重重拍着她的肩膀。一下一下,直达心脏。

 

不似重逢,反而诀别般难分难舍。

 

 

 

 

眼睛里闪着光,像温柔的火山。

 

互相打量一番,彼此笑笑。

 

你我变化不大,你我变化很大。

 

 

 

 

沿途夜景,静谧无边。阿生坐在副驾,宁然在旁边开车。

 

她在侧窗哈出热气,画了一颗心。

 

“嘿,你看。”

 

宁然余光一瞥,嘴角一弯。

 

“我看到了。”他说。

 

 

 

 

鹅毛大雪,落满锦城。宁然的车停在车库,侧窗的心依旧可辩。

 

两个人带着一身寒气进了屋。宁然忙着脱外套,阿生转身亲了一口他的脸颊。

 

手还搭在拉杆上呢。

 

 

 

 

雪夜围炉暖,温酒寄情长。

 

洗完澡,坐在地毯上,盖着毯子,行令饮酒,负者罚饮。

 

阿生说,宁然,我喝酒不行,没罚几杯就倒了,不能罚酒啊。

 

那你说,罚什么。

 

罚吻?

 

阿生偷啄了一口,说,我输一次,愿自罚千吻。

 

尽落汝身。

 

宁然抿着嘴笑了笑:不知道你这些年都学了些什么。

 


能同途偶遇在这星球上

燃亮飘渺人生

我多么够运

 


寒过暑往,春去秋来。你若在场,人生很好。


 





I KNOW YOU

你或许还想看这些:

宏愿

夜会

春天又来,梦短天长。

......

或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文章

I KNOW YOU


絮絮叨叨:歌曲来自公众号后台读者推荐。欢迎继续点歌。全文都是我瞎编,若有雷同,请来与我相爱。


一兮帕特 ∣随缘关注 如果恰好臭味相投

微信号:yixipart

可能是全中国最糟糕的公众号


Copyright © 广州凉茶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