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凉茶价格联盟

香港幼儿园监管,岂止一个严字.

金融and人生2018-02-14 12:57:06

导语


孩子,你今天被喂药了吗?


继陕西西安被曝幼儿园给学童服用处方药“病毒灵”后,全国各地幼儿园违规喂药事件频繁曝光,吉林省吉林市、湖北省宜昌市、甘肃省兰州市相继都被查出有幼儿园违规给孩子服药现象。


一时之间,“宝宝,今天有老师给你喂药吗”成为每天家长接到孩子的第一句问候语。本是对儿童实施启蒙教育的正规教学机构,为何频频被曝出虐童丑闻。在事后对喂药事件的追踪中,这些统一具有民办背景的幼儿园,其喂药最初的诉求只是为了保证出勤率,继而拿到尽可能多的保教费。


事件一出,舆论矛头纷纷对准相关幼儿园负责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将负责人审判、对家长赔偿了事,但处方药在幼儿园内泛滥、幼儿出勤率与教师薪酬挂钩、基本教学需求都沦为商品,这些本就存在的学前教育管理漏洞,应该由谁来买单?当南都记者将这些问题抛给香港,它们对此的解答明显就合理得多。




出品:南都深圳杂志部

    监制:夏逸陶 池少伟

    总策划:南岛

    策划统筹:马凌 周吟 王相明

    采写:南都记者晏婵婵 见习记者 林嘉文

    图片:资料图片




 香港幼稚园监管

1


    香港幼稚园基本不设保健医生,家长带去的药品必须具备“医生纸”才会帮忙喂服


    最初听到内地有幼稚园(香港习惯称幼儿园为幼稚园,故以下均采用此种称呼)给学童违规喂药,香港卓思英文学校暨幼稚园校长廖凤香跟记者确认了三遍才敢相信,“因为这在香港真是好大件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在香港,幼稚园几乎不会出现药品这类东西,即便家长主动带过去要求幼稚园帮忙喂服的药物,幼稚园都必须做再三的确认才敢收。


    与内地幼稚园的人员设置不同,香港教育局新闻发言人吴家齐向南都记者表示,在香港,政府并不会规定幼稚园需要设置保健医生这个职务,“在幼稚园里的都是老师,不会有医生的。”这一说法也被廖凤香证实,“在香港,基本上90%的幼稚园都没有保健医生,只有不到10%的幼稚园会有驻校姑娘(护士),而这些姑娘都只是负责一些基本的擦伤消毒处理,在幼稚园几乎看不到药物。”而有过在香港购药经历的人都会知道,在香港,处方药要在没有港医遵嘱的情况下随便购买,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没有保健医生,问题也随之来了,孩子在幼稚园身体有突发情况怎么办?对此,微博上的香港教育达人“美美小兔子”则以三名香港学童家长的身份向记者做了解答,“在入学之前,家长会被要求填写一张表格,如果孩子在学校发生意外,愿意首先送往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治疗?一般来说,没买商业保险会选择公立医院,有保险选择私立医生的,则会被要求填写紧急联络的医生电话。”这样一来,孩子在学校有任何身体问题,家长都会第一时间得到通知,孩子也会在第一时间送往相关医疗机构得到及时救治。


    内地多城市被曝出幼稚园违规喂药丑闻后,所有幼稚园都“闻药色变”,不少家长向记者抱怨,原本孩子生病期间,幼稚园可以帮忙喂服药物的工作,也突然被停止了,不少家长为了让孩子按时吃药,不得不中午从公司再赶去学校一趟,“十分麻烦”,但这种“麻烦”在香港却是一直存在。


    据廖凤香透露,香港幼稚园分为半日制和全日制,一般来说,半日制的幼稚园会直接拒绝家长的这类喂药要求,“因为孩子放学回家可以由家长亲自喂服”。而全日制的幼稚园,则要经过非常严格的登记才会揽下这个“任务”,“我们会先对家长带来的每种药品做登记,其次会检查每种药品上是否会有医生纸。”所谓“医生纸”,即是香港医生在开具药物时会在包装盒上粘贴写有医生姓名、服用日期、药品用途的标签,“没有医生纸的我们不会帮忙喂服,有医生纸的一旦出现问题,我们会立刻报警,警方就会直接找到相关医生。而且园方只会帮忙喂当日当次的药。


2


    对学童在幼稚园进食的一切食物教育局都有严格规定,甚至细化到该用什么材质的锅来煮


    多起幼儿园喂药事件曝出后,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在3月14日下发了一份文件,紧急叫停幼儿园自煮凉茶。在广东和香港,夏季市民都有喝凉茶清热消暑的习惯,这在广东的幼儿园当中也并不例外;不少幼儿园在喂药事件之前,都会有自煮凉茶、喂服板蓝根等举措,也被家长认同为非常安全的措施。但在香港,对不起,幼稚园可没这种义务。


    廖凤香向记者透露,大凡是跟中药沾点关系的药物,在香港幼稚园都是明令禁止的,“因为香港中医大部分都是没有注册的,他们开具的药物没有保证,即便家长带来了我们也会拒绝喂服。而校方更不会自己去买中药类的食物来煮给孩子喝。”除了中药,对于孩子在幼稚园入口的一切东西,香港教育局可都是有非常严格具体的规定,这些规定甚至细化到煮饭菜需要用什么材质的锅。


    记者走访了几家幼稚园发现,在香港幼稚园的膳食餐单都是非常透明的,不仅贴在园内的醒目位置,园方的网站上亦可随时下载。教育局发言人表示,根据《幼儿服务规例》及《教育规例》,香港幼稚园的膳食餐单需要经过社会福利署署长或者教育局常任秘书长批准的膳食指引预先编定,然后交给教育署署长或任何督学在任何时间查阅。


    对于这些规定,已经有三个小孩就读幼稚园的“美美小兔子”表示很满意,“每次学校换餐单,都会先给家长看一下,有很多种类的食物可以勾选,然后校方也会要求家长在孩子会过敏的食物上做备注,孩子在学校里的饮食安全我们还是非常放心的。”记者也同样看到,几乎每家幼稚园的菜单旁边,都会备注一张该学年学生食物敏感记录表,详细记录了学生班级、姓名、过敏食物、过敏药物以及过往病史,供厨房工作人员参考,以便对有过敏记录的学生提供特殊膳食服务。对此,廖凤香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听起来有点夸张的情况,“教育局对幼稚园膳食指引真的很细致,比如骨头类的食物要不要多吃,然后煮食的时候建议用什么锅来煮等等。

 

3


    学生出勤率不跟教师薪酬挂钩,香港政府打算将幼稚园教育纳入15年义务教育体系


    喂药事件发生后,很多人都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惯常具有爱心的幼稚园会做出如此不堪的举动,等到追踪报道一出,真相大白:原来这些违规喂药的幼稚园多属民办幼儿园,为了拿到尽可能多的保教费,学校必须保证学生的出勤率,否则学生缺课太多,就要给家长退还部分学费。说到底,一切又还是因为“钱”字。


    没有人可以否认,幼儿园阶段的学前教育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教育阶段,但随着适龄入学儿童增长,在内地很多城市政府对配套的幼儿园教育资源投入却没有同期增长起来,在这其中,民办幼儿园就发挥了很好的补充作用,而当家庭必需的教育沦为商品,加上监管不善,问题就会随之流出。


    在香港,幼稚园全属私营机构,由志愿团体或者私人开办,分为非牟利幼稚园及私立独立幼稚园两类。与内地不同,香港幼稚园教育的体系,是在保障市民基本教育需求的前提下,同时去追求不同家庭的多元需求。


2007年,香港正式实施“学前教育学券计划”,向学前教育领域投放更多的资源,以便“让本港所有适龄儿童均可接受费用合理且质素优良的学前教育”。根据教育局的统计数据,每年全港都会有超过85%的幼稚园获得政府“学券计划”的资助,全港超过九成学童和家庭从中受益。


    记者算了一笔账:以香港2013-2014学年学券计划为例,港府以“学券”形式直接资助每名学童每年17510港元入园学费,如果某幼稚园一年的学费是25000港元,那么家长就只需拿7490港元给孩子上幼稚园,其余的全部由政府直接以学券形式发给学校;而如果某幼稚园的年收费低于17510元,家长则可以让孩子免费入学。关键是,每年港府资助的学券额度,还会根据物价水平随时上调。根据教育局提供的数据,为了应对综合消费物价指数的调整,2014- 2015及2015-2016学年,每名学生的学券资助额将分别提高至20010元和22510元。


    此外,南都记者从教育局了解到,学童是否缺席与政府将学券计划发给学校并无直接联系。按照规定,学券是由政府按月发给学校的,即便某名学童因为身体原因缺席课程一个月,只要有相关证明证实其因病没上学,这个月的学券照样会发给学校,廖凤香笑言,“我们不用担心学生不交学费。”而对于不参与学券计划的私立独立幼稚园来说,它们一般都是幼稚园当中收费昂贵的名校,学位非常紧张,好不容易把孩子弄进去的家长,就更不会有因为孩子生病缺课而退还学费一说了。


    除了直接资助学生,香港教育局也对幼稚园的教师专业发展提供资助。例如参与学券计划的非牟利幼稚园,其教师如果在在职期间想继续进修,政府都会给予一定数量的学费津贴或者直接退还进修课程的部分学费;不参与学券计划的私立独立幼稚园,其教师个人发展也可以获得政府的资助。


    学券计划在香港推行近七年,但香港政府却并不满足由此带来的学前教育普及成果,去年,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在立法会上透露,将在任期内积极落实梁振英政纲中的15年免费教育措施,“目前为研究15年义务教育的免费幼稚园教育委员会已经举行了3次会议,有信心能够在2015年提出建议,并在2017年推行。”届时,香港幼稚园教育将实行全免费,为此,港府每年将预计花费50亿元投入幼儿教育,与现如今为推行学券计划花费的20亿元相比,投入将高出一倍。


    截至记者发稿前,距离内地幼儿园首次爆出违规喂药事件已经过去半月有余,相关幼儿园责任人已经被捕等候审判,公众如金鱼般的记忆力也渐渐将此事淡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比起简单将涉事幼儿园关停或者“收编”,内地教育主管部门也许更应该反思,究竟怎样从制度上能彻底保障幼儿园各类虐童事件不再发生,香港也许可以提供一个比较好的参照范本。



Copyright © 广州凉茶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