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凉茶价格联盟

一竹闺女2015年11月28日家书【谢谢至今一事无成的自己】

一竹闺女家书2019-01-13 06:33:15

一竹闺女,这周末在家干点啥呢,把被单、被罩、枕巾、枕套卸下来一股脑儿塞进洗衣机,然后还干点啥呢,抱着你坐在鱼缸前看着鱼儿游来游去,就这么看着,没想到你也陪爹哋这么看着鱼缸。然后还干点啥呢,正好你奶奶来家里看你了,于是就和你奶奶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关于老家的那些陈年往事,接着还干点啥呢,捧着书靠在床头,看着看着,突然要睡过去了,然后猛地一打愣,知道是要起身写点啥了。

一竹闺女,你可能觉得爹哋这一天是不是把时间都花费在了很无聊无用的事物上了?

生命不只是使用,还需要奖励,而我们对生命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我们口号上会说:活到老,学到老;其实我们的实际行径中往往是“活到老,挣到老”。钱永远没够,大家都在忙碌着,其实中国古人早就告诉了我们什么是“忙”。“忙”就是心亡,那你可以仔细追究一下,此时此刻的中国人有多少人心是死的?

一竹闺女,我们很多人的价值观里对无聊、无用都是比较批判的,认为是没有价值的,我们国人很少会做无用之事无聊之事,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无聊的时间,只要一“无聊”,人们下意识地就拿起手机来,“无聊”就被填满了,看个微信瞎搜一番,“无聊”就没了。无聊的时候突然诞生的某些千奇百怪的、天马行空的创意都消失了,甚至“无聊”本身也消失了。

要知道,“无聊”是创造力的重要母体,而我们现在连给它时间的可能性都没有。手机阻止了无聊,也阻止了无聊所拥有的所有好处。这句话开始很绕,但是细想想,却觉得这句话说得太好了。

同样与“无聊”一起被牵扯的还有“无用”。中国人不做无用的事。

什么是无用的事,什么叫有用的事?对于中国人来说,与升官有关的,与发财有关的,与出名有关的,才是有用的。现在的国人很有意思,看名片、递名片。回到家一看,这哥们没用,撕了,因为你用不着他。就在一个又一个筛选名片、把没有用的名片一张张撕掉的过程中,你错过了生命中有趣的人,留下的全是有用的人嘛,有趣的朋友越来越少。但是这个世界上最贵的东西往往是无用的东西,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是什么?戒指。你告诉我一个实用功能,它有吗?但是它非常贵。还有服装,比如说,服装有用的功能是什么?保暖和遮羞。如果要是满足它有用的功能,去个小商品批发市场,100元一身,拿下。但是很多女士的一身10000都拿不下,这9000花在哪儿了?花在没有任何实际功能的用途上,牌子、感觉、样式。它一点也不会为保暖和遮羞增加更多的因素。无用的才最贵,我们反思周遭生活中大部分的事情,看看是有用的贵还是无用的贵?

一竹闺女,有的人一辈子都在做有用的事,事实却证明一辈子都毫无价值;有的人一辈子都想做点无用的事,留下的东西后人却受用无穷。

前者例子太多,不可尽数。后者的典型是“京城第一名家”王世襄,他生于名门世家,却沉迷于各种雕虫小技。如放鸽、养蛐、架鹰、走狗、烹饪,而且玩出了文化,玩出了趣味。荷兰王子专程向他颁发2003年“克劳斯亲王奖最高荣誉奖”,理由是:如果没有他,一部分中国文化还会被埋没很长一段时间。

中医对人体“上火”症状描述为:人体阴阳失衡,内火旺盛。常见症状为:胃疼口臭、咯血咳嗽、烦躁不安、心烦意乱、心悸失眠等。中医又说:有火则生、无火则死,火乃必需,超过正常就属邪火。人人力争上游自然是好,否则也不会有这三十余年经济奇迹。但有用之学主宰一切,成功学成时代主旋律,又使当今社会如一个典型“上火”型社会:心中欲望太强、步子太大、动作难免变形,所谓“步子太大扯着蛋”是也。

人体上火了,喝剂凉茶能去火。社会上火了,亦需一剂能清心降火的药方:做点无用的事,关心点与己无关的事。

什么叫做无用的事?现在中国人太专注于做有用的事,只要做的事跟升官、发财、成名没有关系便没用了,便慢慢被荒废了。30年的经济快速发展,已经将中国人弄得只会干有用的事。不太会干无用的事。

一竹闺女,都说中国父母是世界上最功利的父母,一点不为过。被西方人认为不可理喻的“虎妈”在中国遍地都是。中国的家长们未必分得清有用无用的哲学之辨,但一定会用最原始的语言告诉你什么是有用。能加分的有用,能助升上重点中学、大学的有用,能找到好工作的有用,能当上公务员的有用,能权财兼收、有房有车的有用。简而言之三个字:钱、权、名。再简单一点,就“成功”二字。至于其他。统统划为“无用”之列。

18世纪的法国人卢梭说:“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次序,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我们将造成一些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另一个爱把“这有什么用”当作口头禅的,是中国的市长们。上世纪50年代,北京市以城墙妨碍交通、限制城市发展为由,决意推倒古城墙。时任首都规划委员会副主任的梁思成,在大小场合公开表示反对,他甚至向时任北京市市长的彭真当面直言:“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是错误的,我是对的。”是的,古城墙有什么用?博物馆有什么用?市民广场又有什么用?在这些信奉“有用之学”之士的规划中,中国的城市正呈现“千城一面”的城市形态与格局,比麦当劳汉堡、肯德基鸡翅还要标准化,中国城市的文化个性、市民的“集体记忆”正在整体性丧失。也有例外的,如扬州是个好例子。这十年来,别的城市都在大拆大建,扬州独自走了一条不与别人比GDP,不与别人比高楼大厦的现代化路子。现在,扬州人将古城整体保存下来。今天的扬州人甚至自豪地说,古城及其文化是扬州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牛顿曾经说:“自然界不做无用之事。只要少做一点就成了,做多了却无用,因为自然界喜欢简单化,而不爱用多余原因来夸耀自己。”人却恰恰相反。常做自认为有用之事。事实却证明常常无用。单论有用,再没有比高铁更有用的。但看看别人怎么说,高铁事故之后,美国一位作家说:“从技术层面上看,美国火车比中国高铁相形见绌,坐着摇晃,速度缓慢,外观也不华丽。但换个角度,我们用缓慢的铁路换来了很多无价之宝,包括我们对政府权力的约束……以及我们已拥有的众多基础设施。有时候,拥有集体回忆比拥有一个非常酷的铁路要宝贵得多。”

若论无用,还有什么比唱歌、哲学更无用的?英国人说,英国人宁可失去整个印度,也不肯失去莎士比亚。乔布斯说,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所以,庄子才说,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一竹闺女,最近爹哋在网上读到一篇《那些“没用”的付出》,写得很是让爹哋有共鸣,就作为和闺女你今天交流的结束语吧。

有段时间,我和太太很喜欢打台球,我们两个人都打得不好,但是在台球厅一边打球一边聊天,是件比在空气污浊的街道上散步更好的饭后运动。

就是在一次这样的饭后运动中,无意间,我们聊到了父亲,妻子问:“为什么你爸爸去深圳那么早,却没有把事业做得很好?我看你爸爸的老同事都还不错的。”

退休前,我的父亲是一家机械公司研究所的所长,他是个非常专业细致的机械高工,在深圳退休工资不算高,收入不如在民企做经理的我妈妈。

我告诉妻子,在我初中升高中的那一年,爸爸曾当过公司发展部主任。当年很多在内地无法运作的项目,都在深圳特区进行,发展部则是谈商务合作的部门,毫无疑问是个肥差。爸爸走马上任,做了半年,他发现自己有两大不适应:第一是平时总是需要出差,第二是在家的时候应酬多,很多人过来拜访送礼。我小时候是“人来疯”,一有人来,我就不好好做作业。而那一年,我上初三了。

作为孩子,我不知道爸爸是再三思量还是轻轻松松做了这个对他事业发展非常重要的决定——他向公司提出换岗,成了公司研究所所长。从此他不再出差。那个学期的晚上,我们家关上大灯,不开电视,拉上窗帘,躲开所有希望来坐一会儿的同事。我在客厅借着应急灯的灯光看书,而他们则在阳台小声聊天,偶尔过来摸摸我的头和背,送来一碗水果。那是我童年最温暖的记忆。

太太有点奇怪地打断:“有人来,你爸爸可以让你在房间里面学习啊,而且那个时候你又不需要你爸辅导功课,他完全没有必要在家——其实我觉得这个牺牲对你考上高中没有什么用。”

我瞄准一个绿球,呼出一口气,推出一杆,说:“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没什么用。但是从那以后,我们家的每个人都更加信任对方。年龄越大,我就越了解父亲的牺牲有多大,我们就越知道对方能为这个家付出些什么,这让我们家人这么多年来,虽然有很多冲突,但是一直很幸福。”

她点点头,没说什么,我们继续打了下去。

一直到晚上临睡的时候,她才突然说:“我想起自己家里的很多事,突然明白,原来在我的家里,缺的就是这么些没用的付出。”

说完这句话,她哭了。

高度在很多时候可以转化为宽度、温度,效果却不会马上显现。信任会存入账户,在很多年后,酿成美酒。

而一件事情有用没用,也许只有时间与生命知道。

20151128日星期六 15:57于北京·影子阁

《一竹闺女家书》公众号:yizhujiashu


Copyright © 广州凉茶价格联盟@2017